• 111
  • 111
  • 111

青年科技人员到底“缺”啥?
2011-12-07 00:00:00   来源:    点击:

          据报道,中科院李国杰院士在深圳举行的“2011中国计算机大会”上,痛批低效研究开发,对于大量无用甚至无效的研究,他认为是群体性“糊涂”。并提出一个我国青年科技人员普遍“缺钙的观点,他说:“我国当代科技人员的胆识与气魄已不如新中国成立初期的科技人员,普遍有‘缺钙’的毛病。老一代科研人员敢于造原子弹、氢弹,可是现在一些年轻科研工作者‘骨头软’,只满足于做小事。” (《中国青年报》2011124

搞了数十年科研的笔者思忖再三,对李国杰院士把重复、低效研究斥之为“群体性糊涂”非常认同。因为现在有不少不论是管科研的还是搞科研的,要么“不懂装懂”,要么“懂也装懵”……反正一切围绕既得利益,谁不会“遇到问题绕道走”?能像李国杰院士这样清醒地去“棒喝”,把问题的要害说将出来、让人振聋发聩的,着实不多。顺着这思维惯性,很容易就让笔者想到那位方舟子先生,虽然他的某些观点诸如对中医的观点笔者着实不敢苟同,但他能够屡屡去“戳”知识界甚至涉及官场那“事”那“人”的“疮疤”,则令人非常敬佩,至少让“群体性糊涂”不至于病入膏肓。笔者“挺”了。

话说转来,李国杰院士把青年科技人员“只满足于做小事”归咎于“缺钙”“骨头软”,笔者似觉有不尚公允之虞,实在有必要为青年科技人员抱屈、喊冤。

现在的青年科技人员“硬”不起来、难以挑起时代赋予的“千斤重担”,大家颇有遗憾之同感的。可是,让我们逆向思维一下:现在恁多24岁的镇长、26岁的县委常委、30岁出头的副厅级、40啷当的副省部级……不是越划拉就越多了么?他们不是开始担当起了“‘准’治国理政”的重担了么?所以,这样两厢一比较,从政就行、搞科研就不行?于是,那“缺钙”论、那“骨头软”学说等,怕是站不住脚了!

为什么偏偏是青年科学工作者、尤其是自然科学界的年轻人就要“等而下之”点?不尽然。我们搞自然科学工作的,恐怕更会懂得点“辩证唯物主义”。众所周知,这“内因”是通过“外因”起作用的。所以,青年科技人员干不干得成大事,绝对不能单单怪罪于他们“缺钙”“骨头软”云云,否则真有点把前因跟后果弄得本末倒置了。

怎么让青年科技人员愿意挑、挑得起“重担”,就像当年“老一代科研人员敢于造原子弹、氢弹”那样独当一面?那是得从社会的方方面面去找原因,找那些制约“内因”发挥作用的“外因”。社会在发展,时代在进步,倘若总是拿着半个世纪前的“箍箍”来比着买五十年后的“鸭蛋”,实在有点不识时务。

我们还是回到现实中来。试想想看:当“斗胆”申报科研项目却要严格论资排辈的时候;当在科研团队中打主力的年轻人前面总得有个“老人家”特别是个不尚开明的“老人家”撑起的时候,当年轻人敢想敢说敢质疑敢提不同意见却得罪“高师”“名人”的时候,当年轻人踩着“人梯”向上爬得正起劲、却冷不丁被抽掉“梯子”的时候,当只把年轻人看着科研项目团队中“打工仔”而不关痛痒的时候,当定时不定时无休止地检查、评比、考核、验收且又不容许出丁点“纰漏”更不允许“失误”“失败”的时候,当吃大苦、耐大劳、流大汗、出大力的青年才俊还得顾老顾小愁吃愁穿愁住抑或愁“裸婚”的时候,当实际的问题、环境的诱惑、生活的压力迫使他们没有办法心无旁骛去“至少必须保证三分之二的时间搞科研”(邓小平语)的时候,当“只看学历不看能力、只看文凭不看水平”大行其道的时候……客观地说,即便当年的钱学森抑或现在的李国杰院士本人,恐怕都没有想得这么多、遇到的纠结会这么的具体、琐碎。这些,一旦当上了各级公务员大概是没有这种感受的,难怪“国考”会这么热得让人窒息,据我所知,有条件的青年科技工作者宁可弃科研而趋之若骛,就已经正面回答了这个问题。

上面只列举出些许“当……”字文,绝对挂一漏万。这些,并不完全反映现在年轻人的“觉悟”如何的低下,而是最现实的社会问题,躲不开绕不过。我们这些过来人倘若身逢其时的话,也恐怕会担当不起那时的重担!

所以说,青年科技人员干不成(?)大事,缺的不是“钙”,缺的只是与青年人特质相吻合、与时代特征相结合、与成才规律相契合的科研体制与运作机制。

不必唱高调,只需求实务。李国杰院士已经挑明了一个非常重要非常敏感的话题,笔者只不过狗尾续貂而已,期盼我们各级党委、政府动用公权力,在深化科研体制机制改革的同时,学学邓小平当科技工作者特别是年轻科技工作者的“后勤部长”,扎扎实实为科技工作者扫清外围一切可能妨碍调动“内因”积极性的消极“外因”,“增强发展的内生动力和活力”(李克强201112月天津考察讲话),目标就是“至少必须保证三分之二的时间搞科研”,才能让青年科技人员成人、成材、成功。

相关热词搜索:

上一篇:我们拿什么奉献给儿童?
下一篇:公平:反垄断的出发点和落脚点

分享到: 收藏


  版权所有:九三学社重庆市沙坪坝区委员会    技术支持:重庆崇美科技有限责任公司
重庆网警
地址:重庆市沙坪坝区天星桥都市花园东路18号    邮编:400038    渝ICP备14005114号
为了获得更好的浏览效果,建议您使用IE8.0及以上版本浏览器登陆本站点